战士看见道士——热血传奇——17173网络游戏专区

AG游戏平台

日子像流水一样,不经意间又到了周末,下班后,急急忙忙的扒拉了几口快餐,匆匆的在网吧的角落里找了一个空位坐下,似乎,周末的晚上,通宵的上网已经理所当然的成为我正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随手登入了传奇,习惯性的密了几个要好的朋友,俱都是无法查找,看着屏幕上那穿天魔神甲手持裁决威风凛凛的四十二级武士,孤孤单单的站在那里。安全区外,一大堆人正杀的热火朝天,时不时传来几声被杀者死亡前的哀鸣。一时间感觉到很是无聊,浑不知道该干点什么。
买满了金创药,冲到烈焰殿,引来只白野猪解解闷
一个手拿无机的道士从我身边匆匆经过,随手甩过来了一个“防”字,尽管模式不对,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意,急忙拿鼠标追了过去,一个陌生的名字,信手在键盘上打下了“谢谢”两个字,道士笑了笑:“嘿嘿。”头也不回径直走了。
“嘿嘿”,传奇中很普通也很经常用的两个字眼,但是我的心里却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,分不清的酸甜苦辣,只感觉到鼻腔里一酸,脑海一阵轰鸣,大哥的故事在我的记忆里如翻江倒海般扑天盖地而来。
大哥和我没有任何血缘上的关系,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的样子,但是我一直叫他大哥,因为大哥是他在游戏中的名字。
认识大哥的时候是在纵横道,那时候我刚刚三十五级,正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单挑一只邪恶毒蛇。


纵横道里的人很多,因为据说这里的邪恶毒蛇爆裁决、龙纹等名牌武器,我在里面转悠了半天蛇到是遇到了几只,不过遇到的人更多,往往是刚刷出一只蛇来,一阵的闪电,火符夹杂着烈火,十几秒钟后地上连一瓶药水都没有了,我装备差,级别低,只好偶尔找几只黑野猪或红野猪出出气,渐渐的药也不多了,包袱里什么蓝翡翠,金手镯之类的倒捡了一大堆,为了不浪费最后一个随即,就随手点了一下。


人这运气来了,挡也挡不住,当屏幕再一次切换过来的时候,只感觉到心脏“怦怦”的一个劲的跳,看了看包袱,红药已经不多了,好在这一快比较偏僻,不但没有其他的人,连其他的怪都没有刷出一只来,我倒提了炼狱,总是趁邪恶毒蛇扑上来立足未稳的时候,狠狠的给它来上一招刺杀剑术,几十个回合下来,邪恶凌厉的攻势下,不但包里的几颗金创药已经全部用光,自己头顶上的血量显示也仅仅只有几十滴了。


我冲过去一记烈火,邪恶毒蛇剩下最后的四十滴血,在我退开的一刹那,邪恶也重重的击了我一下,好险,自己只剩下七滴血了。我只好退到旁边,慢慢的等自己的生命值恢复,却发现邪恶的血涨的比我快的多,真后悔放才为了多捡一件重盔甲,而仍掉了的一包金创药。


我咬了咬牙,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火,为了我的裁决之杖,死也要死在这里。忽然,“嗖”的一声,眼前多了一个手持龙纹的道士.我一时不知是喜是忧,喜的是终与有人来了,忧的是邪恶又要被人抢了.当我再一次冲上去的时候,道士潇洒的挥了挥手,一张火符飞了过来!“哎,”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我,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,拿起鼠标点向了回城卷。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,飘在空中的火符在我的头顶上幻化成一个巨大的“防”字,紧随而来的是一串串甘露般的治愈,治愈术发出的声音也仿佛是我听到过的最美妙的声音。


几记刺杀下来,邪恶毒蛇终于瘫倒在地,仅仅爆出一大堆的药水,不但没有裁决,连把菜刀的影子都没有,虽然很失落,但还是礼节性的向道士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“哎,”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我,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,拿起鼠标点向了回城卷。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,飘在空中的火符在我的头顶上幻化成一个巨大的“防”字,紧随而来的是一串串甘露般的治愈,治愈术发出的声音也仿佛是我听到过的最美妙的声音。


几记刺杀下来,邪恶毒蛇终于瘫倒在地,仅仅爆出一大堆的药水,不但没有裁决,连把菜刀的影子都没有,虽然很失落,但还是礼节性的向道士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道士静静的站在那里,良久,缓缓在屏幕上打出两个字来:“嘿嘿。”
我拿起鼠标点了点他的名字,“大哥”,暗暗的在心中笑了笑,传奇的玩家里,竟然还有这么自大的人,竟然自封为大哥,岂不是所有想和你说话的人都得先尊称你一声大哥,不过想想刚才他的所作所为,倒还没辜负了大哥这个名字。
这便算是认识了。


好像自从我来到了这在此之前,我往往对道士没有多少好感,每每提及道士,第一感觉他们总是给我的战神染上红红绿绿的颜色,以及那无穷无尽的骷髅和神兽,遥远的记忆,好象自从我来到了这个传奇世界里,就一直在接受着道士兄弟们的折磨,而象大哥这样的道士,尤其是在这种时刻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,于是我随便问了句:“能带带我吗。我没红了!”当时我并没有抱太多太多的奢望,已经开始整理包袱里的首饰,心理盘算着这一趟能赚多少钱。
大哥笑了笑:“嘿嘿!”便和我组了起来。

虽然我当时的装备很一般,连把用来给武士装点门面的裁决都没有,更别提身上穿的那些被别人卖到商店里的首饰了,但是在大哥的有条不紊的辅助下:治愈、防、红毒
绿毒,看着一只只的白野猪在我的面前倒下,我忽然感觉到武士的强大起来,不,应该是,武士因道士而强大,尽管那天晚上没有打到什么好的装备,但是也算是体会到在传奇中协作的乐趣,和大哥两个人在纵横道里冲杀了几个来回,第一次感觉到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如果能有一个象大哥这样的道士朋友是何等的弥足珍贵!
天亮的时候,大哥说他要下了。


“你要下了,”自己都觉得这句话问的有点多余。赶紧在键盘上打下:
“能再见到你吗,大哥?”
“嗯。”
“那我来了就密你。”
“嘿嘿,”大哥笑
了笑:“我一般只在晚上来。”
大哥默默地在地上扔下了一地的超级太阳水,我不由的察觉到这个叫大哥的道士的细腻之处来,忙说:“别,太阳我还有很多,你自己留着。”
“我会++++,你自己小心。”
火红色的神兽一声撕心裂腑的哀鸣,在屏幕上裂成了无数的碎片。我一时怔在原地,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只是觉得一股失落感隐隐约约的散布在了整个心头。